• 文学理论的创新研究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随着中国崛起,一个从“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的历史转变正在发生。在人文学科领域尤其是文学理论界,人们有一种深感某种理论原创力不足的焦虑。当中国经济对全球产生重要影响时,当中国的科技论文产量走在世界前列时,我们的文学理论却还靠着东渐之西学度日,如此鲜明的反差不可避免地引发了文学理论工作者的警醒与反思。

      一、专业化中的“业余性”

      近代以降,中国文学理论的发展经历了若干阶段。其中,一个日益显著的发展趋势是,文学理论的知识生产越来越学科化、专门化和技术化。

      毫无疑问,任何一门知识的发展都必然会趋向专业化,这是知识进步的表征,是学科完善的标志。远的不说,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中国的人文社会科学的迅速发展成就有目共睹,每个学科都形成了自己的学科性和专业化。就文学理论而言,诸如论文格式、论证方法、文献注释等,都形成了严格的形式规范。从专业杂志对论文的形式规范要求,到高等院校博士、硕士的学位论文写作、评审和答辩,再到各种学术会议和工作坊的论文征稿、发表等,三十多年间学术著述的形式规范取得了巨大进步。如果说形式规范只是冰山一角的话,那么,学科方面的深刻转变更是彰明显著。现今,中国人文学科的系统层级分明,从学科门类到一级学科再到二级学科,界限分明。文学理论(文艺学)是分属于中国语言文学之下的一个二级学科。学科归属圈定了文学理论的所有相关学术活动,诸如教材体系、教学体系、研究生培养体系,学科建设、学科评比、专业杂志、著作出版、研究生论文、学术会议、专业学会、科研项目申报和管理、教授分级……与文学理论知识生产、传播、消费相关的体制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从前有这样一种说法:“做一颗革命的螺丝钉。”今天,每位文学理论工作者都感到,自己就是文学理论的庞大知识学科机器系统中的“一颗螺丝钉”。

      奥尔巴赫的个案似乎在提醒我们:刻板严密的学科和专业体制具有复杂功能,它既为科学研究提供了规则、范式、资源和制度,同时又有可能遏制理论工作者的自由探索和原创力。这一点,从近几十年本土文学理论的知识生产现状中,可以得出较为肯定的经验观察或印象。中国人文学科知识生产的论文产量、刊物与出版物数量,显然是名列全球前列。但却不敢说,高质量、原创性的学术成果也在全球前列。太多低水平重复或学术质量不高的科研成果,充斥在各类杂志、出版物、评奖、项目评审等环节中,很难说我们的人文学科正处于真正的大繁荣中。

      二、涵养批判理性

      文学理论工作者完全脱离其学科化和专业化,显然是不现实的。所以,“专业化中的业余性”概念,意在强调身在体制内,心却自觉与体制保持距离。因此,如何改变而不只是一味迁就体制也是本文题中之义。于是,“业余性”便与另一问题联系起来,那就是在本土文学理论知识生产中如何培养我们的批判理性。

      第一,批判理性的培育和论辩规则的确立。当下的大学人文教育,已被很多技能(术)型的教育所宰制,如何培育学子的批判理性精神完全被忽略了,拘泥于“技”便免不了忽略“道”。虽说中国早有“百家争鸣”之传统,“群居相切磋”之风气,但是对现代学术场内该遵守何种游戏规则却不甚了了,理论工作者大多是凭着朴素的感情和认知来处理各自的学术情境。所以,批判理性变得尤为重要,它的确立将教会人们如何在学术场中进行理性论辩,依循何种学术论辩规则相互批评,进而形成学术共同体的游戏规则的约定。

      第二,批判理性的原则要真正有效运作,还必须有相应的学术生态环境,需要有特定的载体、形式和机制。前面我们分析了文学理论学科化和专业化对理论创新的限制,但这里提到的体制要素在某种程度上是对前者遏制机能的反作用抵制,是以体制之力来抵抗体制的压抑。在这方面,西方文学理论界的一些做法颇有启示作用。我注意到,西方学术界除了学术会议和工作坊等面对面的学术批评和交流外,在学术杂志这样的阵地,有许多相当发达的学术论争空间。很多顶尖的学术期刊都设有专门的“讨论”栏目和“书评”栏目,对一些重要的学术观点和论著进行深人争论和探讨,并发表不同观点。

      三、重构“大叙事”

      在我看来,任何理论都可以设想成一个结构,其中包含了不同的层级或要素。比如,文学理论就可以区分为总体性和局部性的理论,宏观的和微观的理论,或是用中国传统术语来说,文学理论亦有“道”和“技”的不同层面。就理论的重要性和影响力而言,显然是前者更具影响力。20世纪文学理论的演变表明,产生广泛影响的重大理论派别无不是在总体性理论上有所创新。因为道理很简单,理论的总体性层面关乎文学基本问题和普遍原则,关乎到一些重大、甚至超越了文学的人类普遍价值、意义和伦理问题,所以它决定了文学理论知识建构的总体方向;而理论的局部性层面则涉及文学的一些具体问题,并不会对整体甚至文学之外产生广泛影响。

      如前所述,文学理论是人文学科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迥异于自然科学甚至社会科学。人文学科的一个重要特征澳门威尼斯人网上注册平台是澳门澳门威尼斯人网上注册平台推出的一个现金赌博平台,澳门威尼斯人注册平台是一家创办历史悠久并且具有非常高的知名度的在线网娱乐平台,记得收藏这是最权威的威尼斯人注册官网.就在于它对价值、意义和伦理问题的高度关注,因而有别于自然科学的实验方法和社会科学的经验研究,它强调理解、阐释和论证。就文学理论而言,基础性的文学观支配着整个研究的思路和方法,决定了如何理解、阐释文学。进而言之,基础性的文学观又深受有关人类社会、历史和文化的价值、意义和伦理的观念支配。从局部性理论进到总体性理论,也就是从具体文学现象的分析深入到对社会、历史和文化之价值、意义、伦理的考量。一种文学理论的建构,其影响力和解释有效性的大小,相当程度上取决于这些基本考量。文学理论发展的实际情况是,那些产生重大影响和具有广泛解释力的理论流派,无不是在有关人类社会、历史和文化的价值、意义和伦理方面提出原创性的理念,批判理论、精神分析、符号学、解构主义等理论,都蕴含了各自对价值、意义和伦理等重大问题的理论假设。这些假设作为方法论,对人们关于文学乃至社会、历史和文化的理解产生了深刻影响。值得关注的现象是,由于后现代思潮的影响,人文学科中许多关于价值、意义和伦理的“大叙事”(利奥塔语)已日渐衰微,而不可通约的种种“小叙事”则颇为流行。

      今天,全球正遭遇深刻的现代性危机,许多过去曾被认作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价值、意义和伦理受到了严峻挑战,西方中心论霸权遭到质疑,全球性的普遍价值、意义和伦理的虚位引发了各种思想资源的重新排列组合。与此同时,中国同样也面临深刻的现代性转型,西方的思想和理论曾一度是本土现代化转型的重要思想资源,但随着这一转型的日益深人,中国本土传统思想资源的本根性和重要性日益凸显。换言之,中国传统思想资源在重构全球社会的普遍价值、意义和伦理方面,将发挥无可取代的重要作用。而文学理论作为一个知识生产领域,为中国传统思想资源的全球贡献提供了一个卓有成效的通道。在这方面,当代中国文学理论工作者有着义不容辞的义务和责任。中国传统文化以及中国古典文学理论有着丰厚的资源,它们在重构人类文明的“大叙事”方面将有望成为重要的资源库。中国传统思想中的许多观念、原则和命题,诸如“和而不同”、“天人合一”、“道法自然”、“诗可以兴观群怨”等,有待本土理论工作者的创造性转澳门威尼斯人网上注册平台是澳门澳门威尼斯人网上注册平台推出的一个现金赌博平台,澳门威尼斯人注册平台是一家创办历史悠久并且具有非常高的知名度的在线网娱乐平台,记得收藏这是最权威的威尼斯人注册官网.化,并用之于重构文学理论的“大叙事”。

      当然,这些传统思想资源并不能未经改造而直接进人现代语境,必须经过某种转化、融合和提升。如果我们要向世界提供中国式的思想智慧,那么它们就必须超越地方性和偏狭的局限,应该具有广泛的普遍性。我们应直面本土文学理论的现实,此乃创造性转化中国传统思想资源的真实基础。

    文学的结构性要素分析

    文学理论的系统论倾向分析


    文章www.6546c.com 文章www.6546c.com 文章www.6546c.com

    上一篇:基金管理公司财税会计政策调查

    下一篇:试论大学阿拉伯语翻译教学模式